台灣中醫病理學醫學會

简体中文
>Column
Dec,192017 -
人文思辨
19.Dec.2017

生命價值:談學中醫【三】兩千多年來的中醫發展,是在進步或退步? 【名譽理事長:蘇奕彰教授】

       要去評斷這個問題,要先將醫學的深度抓出來。從《黃帝內經》到《傷寒論》之間,所提到的醫學結構上的深度,是對病人形體、精氣、神志全面性的關照與調整。反觀一個現代的醫生,他在治療上多半無法達到這樣的治療深度,大多只是暫時性的考慮問題,並沒有全面性的思考病人在身、心、靈上的變化,然後去運用合宜的治療方法來處理病人。所以若是從這樣一個醫學結構的根本內涵來看,現在的中醫是在退步。
      兩千年來中醫是增加了很多東西,但都只是枝葉,而中心的主幹,並沒有成長茁壯。是增加了很多藥物,中國葯典中收錄了十幾萬種中藥材,這些藥多一些或少一些,並沒有什麼影響。因為一個醫生可能他常用的兩三百味藥材的特性都不見得弄得清楚,而超出這範圍的十餘萬種藥物,對他而言並沒有意義。所以我們在意的,是你在行醫的過程中是否能全面的思考病人的問題。比如你在針灸門診中,有一個病人因為痛來,你是否想到他可能是整體性問題?一個病人因為手痛、手麻來找你,他可能是心靈上的問題、可能是因為過度勞累的工作、或是工作上需要操作震動性的機器……等等。一個醫生要治療這個病人就必須找出真正的原因,治療上必須導正其心靈、或讓病人有充分的休息、或阻止他再操作這些震動性的機器。一個手麻的病人,你是否有想到這可能是痰瘀在經絡部分導致的?這時候針灸能不能用、有沒有效?或者你可能碰到一個骨折或筋骨錯位的病人,這時你就無法只靠一根針來治癒你的病人。
      所以一個醫生要考慮的是病人全面的問題。目前台灣在健保制度的分科之下,針灸科的醫生就只有用針,傷科的醫生就只有用外治法或推拿手法為主。與古人相較,扁鵲、仲景這些醫生,對藥物、針灸、各種治法都是非常熟悉的。這些個別的療法雖然都值得去發揚與深入,但是對一個醫生而言,從古代的醫學經典與內涵當中去訓練與學習,具備全面關照病人的能力,是更為重要的一件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