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中醫病理學醫學會

简体中文
>Column
Nov,192017 -
人文思辨
19.Nov.2017

生命價值:談學中醫【一】作為一個中醫人,應該有怎麼樣的價值觀?」 【名譽理事長:蘇奕彰教授】

       每個人的價值觀,外人無法勉強他,這是每個人的自由選擇。每個人是依照他的理想來設定他的方向。但他設定的方向,不一定會實現,因為會依時代的條件,而有所改變或調整。每位醫學生,願意當一個怎樣的醫生呢?有個人台大醫科畢業,到哈佛唸公共衛生碩士,回來台灣到埔里基督教醫院去,這個山地小醫院在九二一之前沒有什麼人知道。他說:「老師、同學們都在台北這些大都市,大都市裡不缺他這個醫生,但是接近山地部落的區域裡不能缺少他。」這是他的價值觀,他去實現。而這是有關於每個人的不同志向,與每個人不同的選擇。你可選擇賺很多錢,這本身沒有什麼對或錯。對與錯之間是由自己去做評斷的。你的心靈是否充實或空虛的?或許有一天你發現整天忙碌的賺錢、看病、做研究,沒有時間跟家人、朋友相聚,沒有時間去實現自己過去的一些理想和願望,心理的感受會讓你覺得是對或錯了?

       作一個醫生該有什麼樣的特質?醫學知識與技術方面當然要具備,而更重要的是你在看「人」的病,人文的特質必須靠自己去思考與建立。作為一個醫生,你跟人之間,跟病人之間關係的定位是很重要的。一個醫生在醫療裡所扮演的角色,是生命的主宰嗎?我想醫生是無法掌握生命的,醫生只是參與生命的盛會而已。醫生不能決定生命的誕生或死亡。所以醫生在病人的生命中,也只是參與了一個角色,跟所有的人,包括病人、家屬與其他人產生互動。一個醫生也可能變成病人,你的家屬也會變成病人。因此一個醫學生必須去思考,「為什麼你要進入這個行業?你打算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?」作一個醫生應該在意的是這個問題,而同學們也應多花點時間在這上面好好的思考。就學士後中醫學系跟中醫學系的同學來講,學習醫療的技術以及治療的各種工具,都不是一件困難的事。當你在面對你的第一個死亡的病人時,你將會有一些衝突與感受。當你面對家人生病、死亡的過程時,你會有一些感受。正視你的感受,好好的思考。

      一個醫生的本分在於你的心,你要做到什麼樣的程度呢?要做到安心。你每一次看你的每一個病人,你都安心。在你目前的能力之下,盡全力去做每件事情。做了以後,你一定有不足之處。不足的地方,你去求進步,來解決下一次你遇到同樣病人的問題,就是這樣不斷的求進步。馬光亞老師九十歲時,還是每天看書、求進步。或許一個人活到80歲會說「我不看書了,我再活也沒多久,何必花這些時間呢?」這個進步並不是為了別人,而是為了自己。你去了解生命的問題,並不是為了多賺一些錢,而是為了有一天可以像一些心靈智慧很有成就的人一樣,過的安詳,在生活中的每一天,你都過得很自在,很自然。

      專心在一個時間作一件事,活在當下。就像電腦零與一的概念,專心一致的作一件事,做完,再做下一件事。當你效率提高後,就能做很多事。比如你專心看一個病人10分鐘,當病人走出診間之後,你的心回來了嗎?你的心靈空間是否跟著病人出去也跟著空出來了呢?而不再去思索開給他的藥方與處置好不好。你的心被他帶走了嗎?而下一個病人進來,如果你的腦袋還在想「剛剛那個病人到底是冠心病還是神經痛?應該要開加味逍遙散、該用天王補心丹……?」那你既對不起剛剛的病人,也對不起你現在這個病人。這個病人進來,就認真看這個病人,這個病人出去,我就忘記了,讓自己活在每一個當下。將心空出來,你才能繼續容納接下來的人、事、物。可以在每天空閒的時候,將病歷拿出來複習一下,看自己有什麼遺漏。是一定會有遺漏的,但是你不要掉在失望與傷心之中,反而要回過來求進步。將病歷一份一份仔細看,並且細細思索,將來若遇到同樣的病人,我可以如何處理的更好。

       所以你要善於寫紀錄。我很鼓勵學生們寫紀錄,這樣你可以掌握生命的軌跡。可以每天、隔兩三天或每週寫下心靈的心得:「我今天發現什麼問題、這問題的起源是什麼、我心裡有什麼想法或動機、跟我以前碰到的什麼經驗相關?……。」寫下來。一個月之後,當碰到同樣問題時,會發現現在的體會與以前體會有什麼不一樣之處。將這些連貫起來,就能夠刻畫出生命的軌跡與座標。今天、明天、後天,我走的方向有什麼不一樣?我的心靈、我的智慧,往哪一個方向走?若有一天你發現,這幾年來你一直在繞圈子,遇到同樣的問題、犯同樣的錯、被罵同樣的事、惹上同樣的麻煩……,那你就會知道,你會很清楚你這幾年沒有進步。

       紀錄並非寫下今天發生了什麼事,今天發生了什麼事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感受如何。當有一天你離開這個人間世,人們不會記得你發生過什麼事,他們只會記得你對他們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和感受。人是很有趣的,當最後遺留下來的,只有剩下很多印象、感覺與特質。也就是這種特質,是人所重視的。今天有個病人對你說:「某某醫生,你醫術這麼差,我的病你都醫不好」這是一個事件,重要的是,你是否覺得挫折了,是否覺得受到了委屈而想跟他對抗?或者想「這是一個病人,我是一個醫生,不能跟他一般見識」呢?又比如你走在路上,被一個精神病人罵了一頓,你要不要去跟瘋子作對抗?也許你可以忍下來,但是若你的母親或家人說你兩句,你心裡就開始不高興,就表現在外在的精神不愉快,火大或者惡言相向。只是罵你的角色不同而已,同樣的事件,你還是你自己,為什麼反應如此的不同?你還是你,不要去掩飾或者逃避,去接受你的內心還是有這樣的自己存在。有一天你的同行、同事之間會去批評誰的醫術好、誰不好,這些你都無須去在乎。你所競爭的對象是你自己,將來你的進步或退步,是跟你自己比賽,而不是去跟別人比較的。或許你現在很差,可是你期許的是進步。而你在意別人的講法也沒有用,因為你很差,現在還是很差,對你一點幫助也沒有。所以即使病人很稱讚你,你也不能高興。作為一個醫生,你一定會經歷很多衝突的過程,同學將來當醫師,剛開始比較不會接觸到急症重症的病人,但是隨著醫療上開始有小的成果之後,漸漸會有重症病人給你看。這當中你將會經歷病人的改善、或惡化、或死亡。改善的,不必高興;惡化的,則必須思考,當下一次我遇到同樣的病人,我要怎樣才能多幫他一點忙,多作一點醫生能夠做的事?所以,一個好醫生所應該有的特質,很明顯的就是:要了解生命,要有人文的關懷。當一個醫生不了解生命,不了解自己,或自己都生病時,如何能夠醫治別人?你必須先醫治自己。